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零星小集

遥望星子,留住点点凡心

 
 
 

日志

 
 

春天的悲哀——读席慕蓉《透明的哀伤》  

2009-01-16 09:41:08|  分类: 书·影·音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是我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的作业~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在擦边球,不写传统大家~比如说鲁迅等人~嘛,这样我写得开心,老师也至少不会觉得我别扭吧~ 

许多时候,太忙或者太闲都会让人渐渐忘却时间,这样的日子重叠着过来,感受的棱角也渐磨平。累了,自然就需要温柔如春天的力量治愈。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会喜欢席慕蓉的文字,喜欢她的散文集《透明的哀伤》。也许有人认为席慕蓉在文学上以诗成名,其诗的价值大于其文,但我个人还是喜欢从散文去接收写作之人的最真实的生命讯息。

与鲁迅,钱钟书等人的名家大作相比,席慕蓉的作品显然单薄,不会说让你的思想受到暴风雨般的冲击,不会让你的思想为之大振,没有什么黑暗,没有什么嘲讽,但是却会一点一点感动人,让人在她些许柔软的华丽,些许多愁善感、悲天悯人的文字里感受到一种春天般温柔,纯真的力量,尽管有时会有悲哀,但是背景始终是在春天里,所以始终有希望,有安静的抚慰。席慕蓉,身为画家的她大概就是在用诗性的语言从这散文集中向我们传递生命中净化的力量——治愈。

席慕蓉爱花,爱树。这从她多篇散文题目如《桐花》、《山樱》、《睡莲》、《台湾百合》等可以感知。以植物为主题的文章占了整本文集的一半,而且每一篇都以不同的角度去感悟这些大地的精灵,甚至让我觉得花草树木不仅是她创作的一部分,更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是的,她与自然是那样完美地相连。正如她在《山樱》里写道:“我,一个所谓的会画画,会写生的人,在真正面对着生命的绽放时,却是完全无能为力了。”她告诉了我每一朵花都是一个生命的个体,告诉了我人类与自然相比的弱小,哪怕是花,无论调色的技巧多么出神入化也难于调出花本身完美的颜色,她亦告诉我生命在流动,在永恒向前,我们无法阻止生命发扬的力量。我们与花一样需要发扬,也会流逝,活着并告别着。

想到这里,心中会涌起莫名的悲哀,为人生的匆匆而感到悲哀,但是她在《芳香盈路》里告诉了我:“喜欢这一时刻,知道生命除了外表的喧闹与不安之外,在内里还有一种安静和慎重的成长,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消失,就好像这水仙淡淡的清芬一样。”人在旅途,难免有所冲破原有生活状态的冲动,难免有所骚动,像她在《眠月站》中自问:“为什么我不能只是一株草木的花朵,随意漫生在多雾多雨的山坡?”就如我自己一再为在人生新阶段——大学旅程的摸索而烦躁不安,我在这刻仍能安静地读席慕蓉,因为喜爱文字与艺术的心情仍未消失,一直随着红细胞在血管里流淌。生命在骚动,因为我们想拥有更好的人生。席慕蓉就这样用她简单的语言渐渐溶解内心的纠结。就这么想着,就不知不觉放开了胸怀,内心倍感安静,尽管这种安静是短暂的,毕竟青春的热血暂时仍流存着。然后在读到她写木麻黄的一行文字时就在瞬间铮然闪现出高中的记忆,想起窗外的木麻黄温文尔雅的姿态以及自己的一切一切,便在回味中拾起了失落已久的希望。“难道生命在片刻欢聚之后真的只能剩下离散与凋零?”席慕蓉写道,“繁花落尽,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声音,一朵一朵,在无人的山间轻轻飘落。”所以,想起了从前也不要紧,想起了分别也不要紧,总有些什么东西足以让我们继续下去。我们不曾因怕受伤而不去相爱,因怕离别而不去相聚。

这就是席慕蓉看花,写树。仿佛那植物的叶脉里交织着她自己的生命线索,写下这一篇篇文章,也是为了理清自己的人生,然后也解开了别人心里的死结。

席慕蓉的焦点放在植物上,与她的本行——绘画有着深刻的关联。她的写生,她的油画对象基本上就是花草树木。当然,这很难说清到底是画画让她对植物的理解更深了,还是说对植物的理解深化了她的画得主题。我曾看过她的油画《野生的百合花》(在她的《台湾百合花》里提过)与莲花的系列油画。画里仿佛都弥漫着一层湿润的云雾,而花香仿佛也能从画里飘来。从画入文,席慕蓉的散文里有着与众不同的亮色——微妙的色彩搭配感与艺术化的选材角度,而且多了一种专业题材——绘画。这一点,让我想到了东山魁夷。他把美看成是生命的感动,他写生是来自自然的呼唤使然。而席慕蓉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在应证着东山先生的思想。她说:“生命里也应该有这样一种澄澈的时刻吧?可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希望,只是一笔一笔慢慢地描摹,在月亮底下,安静地做我自己该做的功课。”我不知道席慕蓉有没有看过东山老先生的风景画,但是我觉得艺术家的本质属性让这两人在思想上如此相似,这大概就是属于艺术家的宇宙。东山先生曾说:“没有一颗美好的灵魂是不会看到美好的思想的。”席慕蓉的灵魂应该是很真挚的吧!要不为什么能写出如此真诚的文字呢?她自己也说:“在写作的时候我一无所求,因为我从来不必以写作作为自己的事业,所以可以离开企图心很远很远,不受鞭策,不赶进度,更没有诱惑,从而能够独来独往,享有那在创作上难得的完全的自由。”大概,席慕蓉渴求的,只是一种交流,心与心的交流,所以其文纯净如原始洪荒。

席慕蓉写人,写生活。虽然少了张晓风文字的洒脱,但与张晓风的作品有着相似的温暖人心的穿透力。她写流逝的日子,正如周国平说,诗人之所以为诗人,就在于他对时光的流逝比一般人更加敏感。她用略带悲哀的文笔写道:“不肯回来的,大概也不只是那些云彩了。”那一刻,我也想起了自己童年时代的那些朝云晚霞,想起了那时也许觉得很是无聊现在觉得很是美好的日子,不禁心酸,但是她始终像写着成人的童话,安慰着我们这些大小孩,说:“虽说岁月一去不可复回,可是,在那一刹那,在恋恋回首的那一刹那,昨日,今日与明日不就都能聚在一起,重新再活一次了吗?”尽管我不是太能理解明日是如何也聚在一起,但是我隐约明白了,回顾所来径其实不一定是寂寞的事,有时尽情放纵一下自己的情感,尽情地怀怀旧未尝不是另一种幸福。席慕蓉,就如我在前面所说,她是在治愈我们,用她精致的语言,不过这回是像母亲一样。没有什么深厚感,但却充满柔情,这或多或少是母性的本能使然吧!

席慕蓉的人生肯定也有许多美丽与哀愁,没有体验过痛苦的魔力是写不出这样真诚的文字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她也曾体验过黑暗,尽管很多人说不值一提。毕竟艺术家的路难以平坦,有时被逼同时面对两个世界的。她在《阿克赛》中就提到她一个东欧的画家朋友为了坚持走艺术的道路,要以为人雕刻墓碑维持生计。她自己就在孩子出生前后较长时间不能画画,要知道,画家一旦停下画笔,她的生活是难以想象的,她的生命之源是会枯竭的,因为这无异于被困牢笼。但是她熬过来了,然后还是继续她的安稳的创作。也许这就注定了席慕蓉无法成为像鲁迅像丁玲这样的作家。不过张爱玲说得好,她说:“我发现弄文学的人向来都是注重人生飞扬的一面,而忽视人生安稳的一面。其实,后者正是前者的底子。又如,他们多时注重人生的斗争,而忽略和谐的一面。其实,人是为了要求和谐的一面才斗争的。”席慕蓉的作品反映的是人生安稳的一面,小波小浪,甚至就只有心中有点涟漪,夹杂着淡淡的哀伤。但不能用大多数人眼中的“唯美”形容她的作品,那是带有逃避的意味的。真正的唯美,依我浅见,是一种至真,至美的境界,这也许更适合席慕蓉。要看人生斗争一面不看鲁迅看席慕蓉再加以诟病的话,这到底只是一种无事生非。

席慕蓉曾在评价莫奈晚年力作《睡莲》系列作品时写道:“然后,我才发现,在艺术创作上,真正令人感动落泪的一部分就全在这里了,全在这一种静默而又坚持的环绕在作品后面的空白里了。”席慕蓉总能说出我想到但是说不出来的话,因为她有一颗远比我纤细感性的心,我读她的作品,何尝不是在为她文字背后的空白——由文字引起的千万缕思绪,那些回忆,那些遐想所感动?

“是的,在这样美丽的夜晚里,生命是可以包含着月光,却不得不在同时也包含了一层透明的哀伤。”席慕蓉说。

然后我这小小的读者说:“读你,我读懂了春天的悲哀。”

  评论这张
 
阅读(8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